AC小说网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第058章:出事

第058章:出事(1 / 2)

作品:《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

晚膳。

李淳楹等萧长空用完后,并没有急着走。

萧长空漱口后接过巾帛,拭嘴又换一条擦手,见李淳楹就坐在那儿直勾勾盯着自己,俊眉微微一挑。

李淳楹不开口,萧长空也没开口打破安静的气氛。

直到萧长空擦好了手,李淳楹还是没开口。

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而已。

萧长空俊眉皱起。

欲要转身离开偏殿。

“皇上,臣妾有些话要单独和您谈谈。”

萧长空步伐一顿,侧目看来,凤眸深幽。

李淳楹说完后就等萧长空的回应。

要是他不肯,她就走。

萧长空盯着她看了良久,在李淳楹以为他拔腿就走时,听他冷冷道:“你们都退出去。”

众人对视一眼,都有些好奇李淳楹要跟萧长空说些什么。

等人退下,殿门紧闭,萧长空站到李淳楹面前,居高临下看着她,神情冷淡得看不出他的情绪好坏,“皇后想要跟朕说什么。”

“皇上能先坐下来吗?这样仰着脖子跟您说话,不方便,”李淳楹也不想站着。

萧长空冷哼一声,坐到了对面。

两人面对面,殿内一时安静得有些可怕。

李淳楹在斟酌怎样开口才能不让这个人反应太大,或者误会自己的意图。

身为皇帝,生性多疑。

她一介女流,突然对他说起这些,正常的情况下肯定会防备,或是怀疑。

不会直接相信她这个人。

除非两人之间早就有很深的羁绊。

萧长空看向她的目光渐凝,“皇后不是说有话要与朕说,难不成,皇后是有意戏耍朕。”

语话间,已有些恼意。

李淳楹轻轻叹息一声:“臣妾有些话不知该怎么说,是以就多想了会。等会儿臣妾说出来的话,皇上可不要恼怒了。”

“只须你不说些惹恼朕的话,朕自然不会恼。”

“恐怕不行,臣妾说的这些话,最极有可能惹怒皇上。现在皇上只须向臣妾保证,不要对臣妾发怒,听臣妾说完了再细细琢磨。”

萧长空俊脸上依然有几分不悦,到底还是允准了她的话:“朕尽量。”

“是一定。”

李淳楹抬了抬眼眸,一副你不说一定,我就不说的架势。

萧长空眉心一跳:“朕不会怒。”

“萧王在明里暗里搞了不少动作,现如今又令臣妾对皇上下毒害命,这也事关臣妾性命,所以臣妾现在与皇上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。”

对于李淳楹形容的这个蚂蚱,萧长空闻言就黑了脸。

到底没打断她的话。

眸色深凝,直直盯着李淳楹。

李淳楹继续道:“有件事可能皇上不知道,宸王在背后招兵买马,借用于二小姐的手暗地培养了不少的人才,更是极力拉拢各位大臣。”

萧长空幽眸倏地一眯,冷冷的盯着李淳楹。

李淳楹不去看他深暗如渊的眼眸,道:“萧王同样在朝瓜分大部分的操控权力,臣妾有一提案,虽说这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小计,但对于他们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来说,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薄艳的唇,此时再度轻启: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皇上明白臣妾的意思吧,不过,以皇上的聪明,不会想不到这些。臣妾不过是想要将宸王和萧王背后行事告知,皇上要怎么做,也需要皇上亲自去付出行动。”

说完这番话后,李淳楹就不再言语。

殿内的气氛再度沉凝了下来,两人的呼吸能清晰可闻。

萧长空身上的气息变了,眼神也变了。

从李淳楹说出第一名话时,他这双眼更是有力度的盯在她身上,仿佛是要洞穿她内心所有的秘密一般。

李淳楹不慌不忙的坐在位置上,大方的给萧长空审视。

他不开口,她也就等着。

如此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萧长空才暗哑开口:“皇后这些大逆不道的话,又是何人所受?李泓还是别有用心的其他人?”

萧长空果然怀疑了自己与其他人勾结。

“皇上应该很清楚臣妾对您的心意,”李淳楹眨了眨眼,“臣妾对皇上情深似海,恨不得将自己的性命和肉体奉献给皇上,如此忠贞不渝的爱意,皇上难道看不见,感受不到吗?”

萧长空眉心跳动得厉害。

说这些话时,她是脸不红心不跳的,一点诚心也没有。

还要让他相信她的爱意?

在那之前,或许萧长空会相信,可是现在,不知怎么的,他觉得李淳楹嘴里说出的这些爱意绵绵的话,没一句能听。

“李淳楹,不管是谁授意你对朕说这些话,在朕没有发怒之前最后滚出偏殿,近日内没有朕的允准,不要再进朝晖殿。”

无视他咬牙切齿的话语,李淳楹眨巴一下眼,道:“是,臣妾会向太后禀报此事。”

“李淳楹,”萧长空怒喝。

“臣妾在。”

萧长空咬牙道:“继续送药膳。”

“是!”李淳楹仿佛拿了圣旨,在萧长空面前倒也显得云淡风轻的,“有件事臣妾还得提醒一句皇上,跟在皇上身边的几位大臣,有一位未必是向着您的。还请皇上尽快查清楚,以防接下来的行事会被对方掌控,不妨告诉皇上,那人就是……”于二小姐的人。

后面的话没出口,一股钻心的疼冲了进来,袭卷着李淳楹整个人。

眼前一黑,李淳楹直挺挺倒地。

失去意识时,李淳楹暗骂一句。

她以为触发剧情的疼痛早就消失了,原来在这里等着她。

昏倒前,感觉自己被谁接了一下,落到一个温厚的怀抱。

随后什么事也不知道了。

……

李淳楹醒来就听见床边有人抽泣。

不用看,也知道是画眠这个爱哭鬼。

“我没死,你哭什么,”李淳楹撑着虚弱的身体起来。

浑身跟被雷劈过一样,又虚又麻。

再也不想感受第二次了。

“娘娘!您醒了!”

“是是,我醒了,”李淳楹按了按眉心:“这是哪?”

“是凤寰宫,”画眠急道:“奴婢这就去将太医叫回来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就歇一会,”李淳楹抬了抬手,示意画眠回来,“皇上那边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娘娘,奴婢没想到皇上会对您下手,奴婢不敢和皇上对峙,奴婢没用……”

“……谁和你说是皇上打我的?”

画眠懵了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是我自己晕倒,和他没关系,”李淳楹按着眉心下床,“我睡了多久?”

“五个时辰了。”

李淳楹心头微惊,自己就是想说出女主那个人设的原因,就被这么击得这么狠。

十个小时,外面的天都快亮了。

“用膳吧,”李淳楹洗漱往外走,“叶影的情况怎么样。”

“稳定了许多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淳楹用着早膳一边在想,要不要再试一次。

要是再晕倒,说明女主的人设问题,绝对不能碰。

还得找别的方式破解了才行。

魏嬷嬷走进来,道:“皇后娘娘,锦川姑娘来了。”

“让她进来,”李淳楹坐到位置上等人进来。

锦川进来施了礼后就将太后的话带到,“皇后娘娘,上次宫中祭皇上就出了岔子,太后娘娘就觉得这事不吉利,特地安排了两日后国寺祈福。特地差奴婢过来向皇后娘娘说一声,两日后宫中主子们都要进国寺祷告。”

李淳楹点头:“好,本宫会准备好。”

锦川退下了。

还以为是来说良妃的事,没想到会是这个。

太后出马,也就是说萧明玄也真的要动手了。

国寺一行,只怕不简单。

是得好好准备一下。

因为是皇家组团去国寺,就连皇帝也得一起。

“娘娘,我们这就去准备准备,”魏嬷嬷主动上前道。

“嗯,去吧。”

李淳楹撑着脑袋,歪坐在软椅上想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