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趣奇象网

张文瓘简介:唐朝众多宰相之一,出身于名门清河张氏

张文瓘简介:唐朝众多宰相之一,出身于名门清河张氏

张文瓘,唐朝

人物故事

2022-03-12 01:24:18

唐朝(618年—907年),是继隋朝之后的大一统中原王朝,共历二十一帝,享国二百八十九年。等唐玄宗即位后便缔造了全盛的开元盛世,使唐朝达到全盛。天宝末年,全国人口达八千万左右。安史之乱后接连出现藩镇割据、宦官专权现象,国力渐衰。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张文瓘(606年-678年),字稚圭,贝州武城(今河北清河)人,唐朝宰相。

张文瓘出身于清河张氏

,明经及第,历任并州参军、水部员外郎、云阳县令、东西台舍人、东台侍郎、大理寺卿等职。他在高宗年间官至宰相,加授参知政事、同三品,后升任侍中。

仪凤三年(678年),张文瓘反对唐高宗征讨新罗,抱病进谏,不久病逝,追赠幽州都督,谥号懿,陪葬恭陵。

人物生平

早年经历

张文瓘自幼丧父,隋末时迁居魏州昌乐县。他孝顺母亲,尊敬兄长,以孝友闻名。

唐朝贞观年间,张文瓘参加科举,以明经及第,补任并州参军,深受长史李勣的器重。他在高宗年间,升任水部员外郎,但因与兄长张文琮(时任户部侍郎)同在尚书省为官,不合制度,被外放为云阳县令。

担任宰相

龙朔元年(661年),张文瓘升任东西台舍人、参知政事,成为宰相。

乾封二年(667年),张文瓘改任东台侍郎(后改称黄门侍郎)、同东西台三品,并管理左史事务。

咸亨二年(671年),唐高宗巡幸东都洛阳,命张文瓘与戴至德、李敬玄留守长安,辅佐太子李弘监国。

咸亨三年(672年),张文瓘兼任太子左庶子,后改任大理寺卿,但仍保留宰相职权。他上任十日,便判决疑案四百余件,执法公平,被时人比作贞观名相戴胄。

上元二年(675年),张文瓘升任侍中,兼太子宾客。他生性严正,对百官奏议多有纠驳,深受唐高宗的器重。张文瓘卧病之时,朝廷每有大事,高宗都会询问是否已和张文瓘商议。若是商议过,便一概准奏。

谏征新罗

仪凤三年(678年),新罗反叛,唐高宗欲发兵征讨。张文瓘正在家养病,得知后抱病进谏:“现在西部吐蕃入侵,正屯兵抵御。若再东征新罗,恐怕百姓难以承受。请陛下停止用兵,以安抚百姓。”唐高宗纳取了他的谏言。

是年九月,张文瓘病逝,终年七十三岁,追赠幽州都督,谥号为懿。他生前曾为李弘的东宫属官,因而陪葬恭陵。

人物评价

李勣:稚圭,今之管萧,吾所不及。

白居易:国朝以来,有刘德威、张文瓘、唐临为大理卿,有魏徵、虞世南、颜师古为秘书监,设官之重,得贤之盛,人到于今称之。

刘昫:文法,理具之大者,故舜命皋陶为士,昌言诫敕,勤亦至焉。盖人命所悬,一失其平,冤不可复,圣王所以疚心也。如唐临之守法,文瓘之议刑,时属哲王,可以理夺。

王夫之:若宇文节、柳奭、崔敦礼、辛茂将、许圉师、窦德玄、乐彦玮、孙处约、姜恪、阎立本、陆敦信、杨弘武、戴至德、李安期、张文瓘、赵仁本、郝处俊、来恒、薛元超、高智周、张大安、崔知温、王德真、郭待举、岑长倩、魏玄同者,皆节不足以守筦库,才不足以理下邑,或循次而升,或一言而合,或趋歧径而诡遇,竞相踵以赞天工。

个人作品

张文瓘曾参与修撰《永徽留本司格后》。 《全唐文》则收录其奏疏一篇:《谏造蓬莱上阳宫疏》。

关键字:张文瓘,唐朝

相关文章

关于张文瓘有哪些轶事典故?后世如何评价他?

张文瓘,字稚圭,唐朝时期宰相,阳城令张虔雄之子。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。 张文瓘出身清河东武城张,生于魏州昌乐县。明经及第,历任并州参军、水部员外郎、云阳县令、中书舍人,迁中书侍郎、大理卿。唐高宗年间,官至宰相,参知政事、同三品,累迁侍中。仪凤三年(678年),反对征讨新罗,抱病进谏,郁郁病逝,追赠幽州都督,谥号为懿,陪葬恭陵。 轶事典故 赠物寓规 李勣入朝时,张文瓘和两位

张文瓘:唐朝时期宰相,最后郁郁病逝

张文瓘,字稚圭,唐朝时期宰相,阳城令张虔雄之子。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。 张文瓘出身清河东武城张,生于魏州昌乐县。明经及第,历任并州参军、水部员外郎、云阳县令、中书舍人,迁中书侍郎、大理卿。唐高宗年间,官至宰相,参知政事、同三品,累迁侍中。仪凤三年(678年),反对征讨新罗,抱病进谏,郁郁病逝,追赠幽州都督,谥号为懿,陪葬恭陵。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隋朝大业末年时,迁居魏州

唐朝宰相张文瓘是个怎样的人?正直敢言断案如神

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张文瓘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 唐太宗贞观十六年(641年),并州长史李勣(徐茂公)入朝为兵部尚书,三位属官设宴为他饯行。这三人之中,参军张文瓘很得到李勣的器重,李勣曾称赞他: 把这位叫稚圭的参军比作当时的管仲、萧何。 稚圭,是张文瓘的表字。 然而,在饯行宴上,李勣解下佩刀和玉带分别送给了另两人,对他一向看好的张文瓘却毫无表示。 张文瓘免不了生疑,就多问了几句。 李答:“

相关推荐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