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一睁开眼,惊恐地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漏风的茅草屋里,

问题是他之前还在他家的别墅里!

更惊悚的是,被窝里和他腿挨着腿还躺着另外一个男人!

“你,你,你什么人?”

男人默默地坐起身,露出上身,定定地看着他片刻,

从床头的矮桌上端来一个豁了一角的破碗,闷声道:“媳妇,喝水。”

秦勉两眼一翻,昏死过去。

【霜节,一对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