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趣奇象网

汉武帝残酷暴虐就像亡国之君 汉朝为什么还能延续百年之久

对汉武帝和汉朝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汉武帝当初那么残暴,就像亡国之君一样,汉朝为什么还能延续百年之久?

现代人将汉武帝与秦始皇并称为秦皇汉武,但是不能盲目地崇拜他,需要对他有一个全面的认识。他彻底打造了大汉帝国的实质性一统,也差一点毁掉大汉朝。在他死后,汉朝的大臣们对他的功勋和过错怀有极大的争议,在很长时间都不能形成一统的意见。

残酷暴虐的汉武帝,摇摇欲坠的大汉朝

汉武帝时最显著的一件事就是老百姓造反。自刘邦建立汉朝一百年间,老百姓一直处于丰衣足食的局面结束,但汉武帝中后期出现老百姓造反的事情,此后又靠着特务手段将另一场造反扼杀,这种事情在当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。我们仔细品读汉朝时的朝野状态就会发现,汉朝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,而且这种现象和汉武帝的所作所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一、持续开边四十年,整整两代人都在打仗

汉武帝的雄才大略源于它,穷兵黩武也源于它。汉武帝时,整个汉朝都在打仗,北边的匈奴是主战场,南方攻打南越和闽越,西南攻打西南夷以及东北方攻打朝鲜等。尽管汉朝在开边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但是也给部队士兵、大军物资带来了极大的损伤。

举例来说:仅漠北之战的损失就相当惊人,汉军在出塞的马匹共有十四万匹,归来时不足三万匹;唐蒙开辟西南夷时征调数万人,士卒死伤大半;赵破奴率军二万人,直接被匈奴人围杀;李广利率七万汉军攻打匈奴,而在巫蛊之祸爆发后,故意被匈奴人打得全军覆没。

二、府库空虚,各阶层都很苦

元狩二年,匈奴浑邪、休屠两部共四万余人投降,但号称十万人。汉武帝为收买两部人心,命官员征调两万辆车去安置这些人,而官府没钱,根本没办法从老百姓手中租借到马,所以汉武帝大怒之下要杀掉长安令,引得汲黯出来进谏。同时,有五百多商人同匈奴人做生意,汉武帝又要处死这批人,汲黯不得不再次进谏,不仅再次遭到拒绝,还丢掉官职。太初四年冬,汉朝命弘农都尉管理武关,对进入的人征税以支付官吏们的俸禄和粮食。

由于官府非常穷,汉朝就收回铸币权和盐铁专营权,所以对那些大商人进行严厉打击,规定举报商人不纳税的人都能得到商人一半的财产;汉朝强行发行白金币(价值300、500或3000三铢钱)去搜刮大商人的财富,同时发行皮币(价值40万三铢钱)搜刮诸侯的财富,要求诸侯必须用这个皮币进贡。于是,很多人冒着杀头危险也要造假币,而且屡禁不绝。因此,当时只有卜式一人自愿响应政府号召捐钱,用以安置老百姓,而汉武帝无论怎么拿他当榜样,也没人响应。

当时发生天灾人祸时,汉朝政府根本无力赈灾,老百姓出现饿死,乃至“人相食”的现象,如:元狩元年冬天,天降大雨雪,老百姓冻死;元鼎二年,发大水,关东饿死了数千人;元鼎三年夏,天降雹灾,山东十多个郡、国出现饥荒,老百姓饿得人吃人。因此,汉武帝晚年,山东泰山、琅琊发生叛乱,徐勃等人率叛军占据山林、攻打城池,最后被暴胜之等人镇压下去,而汉武帝担心豪杰作乱,不得不专门下诏“今豪杰多远交,依东方群盗。其谨察出入者。”

三、对人才杀伐如割韭菜,对犯法官吏杀戮范围过大

汉武帝提拔人的速度很快,但杀人的速度也很快。当初通过下诏求贤得来的人才很多都死于非命,诸如:主父偃提出“推恩令”和“移民实边”,最后为堵住诸侯王们的嘴被灭三族;朱买臣与张汤争斗,结果在汉武帝严词逼问下双双自杀,而汉武帝的丞相自公孙弘之后共有七人,仅有两人善终,其他人或是被杀、或是自杀。

因此,汲黯曾向汉武帝进谏:

“陛下求贤甚劳,未尽其用,辄已杀之。以有限之士恣无已之诛,臣恐天下贤才将尽,陛下谁与共为治乎!”汉武帝则直接回道:“何世无才,患人不能识之耳,苟能识之,何患无人!夫所谓才者,犹有用之器也,有才而不肯尽用,与无才同,不杀何施!”

最后,这场进谏的结果以汉武帝嘲弄汲黯愚直结束。因此,汉朝在卫青死后才有文臣、武将快要没了的局面,汉武帝不得不再次下诏求贤。

此外,汉武帝诛杀官吏的范围也相当广。淮南王刘安和衡山王刘赐谋反案中,被诛杀的人达数万人之多。汉武帝晚年掀起纠察巫蛊的政治运动,太子刘据遭江充、苏文陷害不得不起兵,京城发动大混战,死伤达数万人;汉武帝先是将不对太子动手的人杀死,后又将参与加害太子的人全部杀死。可以说,一场巫蛊之乱,长安城内尸骨累累。

汉武帝改弦更张,汉朝根深蒂固

然而,汉朝最终从崩溃的边缘恢复过来,并延续了一百多年。概括汉朝没有灭亡且能续命百年的原因,主要有下面的因素:

一、及时的并痛改前非,选霍光作为辅政大臣

巫蛊之乱的查验结果对汉武帝的打击非常大:一方面,汉武帝自诩功劳大又聪明睿智,不想却被自己的下臣愚弄得家破人亡;另一方面,汉朝一直以孝立国且汉武帝又推崇儒家学说,结果太子举兵与父亲的大军作战,导致汉武帝一直在纠结自家是不是“父不父、子不子”,汉家的立国基础是否被自己动摇。所幸,田千秋出面将太子举兵定性为“子弄父兵”,不存在“父不父、子不子”的问题,解决了汉武帝的矛盾点。

太子刘据一脉差点断绝的惨剧,让汉武帝对自己的过往进行深刻反省,不再追逐个人功业,对内采取休养生息。因此才有《轮台诏》,强调:

“当今务在禁苛暴,止擅赋,力本农,修马复令,以补缺,毋乏武备而已。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,与计对。”

汉武帝另一个措施在于,选定霍光作为辅政大臣。霍光不仅真心辅佐汉昭帝和汉宣帝,还严格执行了休养生息的政策,让汉朝恢复元气,这才有“昭宣中兴”的局面。汉武帝果断改弦更张和精准选定辅政大臣,使汉朝终于平静下来了,各种躁动的心思也停息了,这是阻止汉朝灭亡最关键的一步。

二、数十年的富民政策,老百姓怀念汉朝大恩德

汉高帝刘邦大力发展农业经济,实行薄赋政策,按照十五税一的标准来征收赋税;鼓励兵员恢复生产,像参与平城被围的退伍兵士终身不用服兵役和交赋税;老百姓生孩子,免去两年的兵役和赋税。汉文帝对百姓更加宽厚,按照三十税一的标准来征收赋税;废除肉刑,改为笞五百和三百,免去妻子父母妻子的连坐之罪,又免去老百姓聚集谈论犯罪;三次恩赐老百姓爵位和酒食,像立皇后、太子都恩赐百姓,实现百姓与皇室同乐。汉景帝对百姓也很宽厚,延续汉文帝的农业政策;继续减轻刑罚,改笞五百、三百分别改为笞三百、一百;六次赦天下,恩赐老百姓爵位和酒食。汉武帝初期也延续惠民政策,执政时期对老年人多有恩赐。

此外,老百姓被允许私自铸钱,也被允许开采矿山、盐场,普遍都很富有。《史记·平准书》中记载

“汉兴七十余年之间,国家无事,非遇水旱之灾,民则人给家足,都鄙廪庾皆满,而府库馀货财......网疏而民富,役财骄溢,或至兼并豪党之徒,以武断于乡曲。”

汉朝的富民政策非常成功,三代人的休养深深体现了汉王朝对来百姓的恩德。老百姓对这个朝代也比较爱戴,没人想着起兵作乱,而汉武帝晚年仅有两场平民造反,其中一场被官员掐灭于萌芽之中。

三、开疆拓土的大功劳,官民感受赫赫之威

对外开拓疆土的成功是战争时期社会稳定很重要的一环。像汉朝征讨匈奴的大战(马邑之围没打成)在中前期都以胜利告终,自然就会有很多人立功成为新的权贵,很多人也希望参与到这场战争中。这不得不盛赞卫青的老成持重,也不得不称赞霍去病的刚猛勇进,沉重地打击匈奴的同时还让麾下有生存和立功的机会。设想下,如果汉朝在与匈奴作战时屡战屡败,那么对匈作战就成了黄泉路,汉朝人也不会争着抢着参这场战争,被逼急了还可能会起兵造反。隋炀帝三打高句丽皆以失败告终,引发官员和百姓造反,最终导致隋朝亡国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因此,汉朝人看着疆域的扩大以及匈奴人逐步被驯服,自然有着强烈的爱国心和极大的忍受度。年轻人有军功授爵的机会,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去冒着身家性命去造反了。汉朝在汉武帝晚年比较困难,桑弘羊等人仍向汉武帝提出轮台之请,就是奔着军功去的。

结束语

汉武帝死后,大臣们对他的功过产生极大争议,汉昭帝时都没给他上庙号,霍光也避开了这个问题。汉宣帝为显示自身皇位的正统性,为他上尊号“世宗”。汉昭帝和汉宣帝的统治时期被称作“昭宣中兴”,也间接证明汉武帝已经将汉朝弄得摇摇欲坠,汉武帝晩年的汉朝正处于历史低谷。

汉武帝的所作所为没有比隋炀帝好到哪里去,但是在两点上胜出才得以挽救汉朝,即自知之明和识人之智;汉朝数十年的施恩于民,此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正是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”;自身拓展疆域的功业,有能之人得到官爵,正是“贤士一焉,能士一焉,好利之人服焉,三者具而天下尽,无有是其外矣”。因此,汉武帝及时改弦更张及其继任者采用长期的休养生息策,才能让汉朝延续一百多年。